第一章: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和投身大革命的洪流

中国共产党简史  

    一、近代中华民族的汗青义务和辛亥反动

  中国共产党降生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是近代中国社会及群众反动斗争生长的必然了局。

  中国是一个有着数千年汗青的文明古国。中华民族以自己的勤劳和智慧,曾经发明出世界上独领风骚的绚烂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然而,当泰西一些国度从十七世纪中叶开始确立进步前辈的本钱主义生产方式,又从十八世纪六十年代开始产业反动的时候,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的统治者却自觉地以地方帝国的“康乾盛世”而自傲,自我封闭,拒绝扩大与本国的交往,仍然陶醉于昔日的光辉
之中。而现实是,本来文明程度落伍于中国的泰西国度,这时候候已远远地跑在了中国的后面。

  盛世已蕴含着衰败,落伍就要挨打。到十九世纪中叶,急于向外扩大
的英国,以鸦片和炮舰翻开了清王朝这个封建民主帝国闭关自守的大门。中国社会的生长进程,被突如其来的外来因素打断了。

  在此之前,中国封建社会外部

暮气商品经济的生长,已孕育着本钱主义的抽芽,如果不本国本钱主义的影响,中国也将迟缓地生长到本钱主义社会。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本国本钱主义的侵入安慰这种生长,对中国社会经济起到很大的分解作用。一方面,破碎摧毁了中国暖衣饱食的自然经济的基础;一方面,则促进中国城乡商品经济的生长,给本钱主义的生长造成某些客观的条件和也许。

  这种景遇,给中国社会带来了两个方面的重大转变。

  因为本国本钱主义的安慰和中国封建经济结构的某些破碎摧毁,在十九世纪下半叶,一些估客、田主和权要投资于新式产业,中国的本钱主义生长起来并得到初步生长。中国本钱主义的生长,虽然促进了封建社会的解体,但与此同时,封建剥削制度不但依旧保持着,而且同大班本钱和高利贷本钱的剥削联合在一起,在社会经济糊口中占着明显优势。因此,本钱主义的生长,并不使封建的中国酿成本钱主义的中国,而是酿成一个半封建的社会。这是一个方面的转变。

  另一个方面的转变,是本国本钱主义勾结中国封建权力压榨中国本钱主义的生长。本国侵略者的倾向不是使中国的民族本钱得到生长,而是要寻求更广大的市场,掠夺更多的资源,攫取更丰厚的利润。为了这个倾向,本国列强对中国采用军事的、政治的、经济的和文化的压榨手段。只管中国在对外关连中仍保持着自力国度的形式,但在实际上已被纳入不平等条约体系,国度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遭到重大破碎摧毁,清朝当局成为“洋人的朝廷”。这种状况,使中国一步一步地酿成一个半殖民地的国度。

  上述重大转变,使中国由一个自力的封建国度变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度,中华民族沉溺堕落到深重魔难和极度辱没的境地。本国本钱一帝国主义和本国封建主义的联结压榨,重大地阻碍着中国的社会生长和政治进步,成为民族灾难和群众痛苦的来源。

  如许,中华民族面对着两大汗青义务:一个是求得民族自力和群众解放;一个是实现国度繁荣强盛和群众共同富裕。在这两大义务中,前一个义务为后一个义务扫清障碍,发明必要的条件。因此,如何支持本国列强的侵略,摆脱封建民主的统治,改变国度贫困
落伍的面貌,解决自力、自由、民主、统一、强盛的问题,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所面临的次要问题。

  严酷的现实,激起中华民族同仇敌忾。本国本钱一帝国主义和中国封建主义相联合,变中国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进程,也是中国群众反抗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进程。从鸦片战争开始,中国群众的反抗斗争从来不间断过。可是,历次支持本国侵略的战争也好,太平天国的农民战争也好,鼓吹爱护国度维护主权救亡和变法图强的戊戌维新运动也好,号召“扶清灭洋”的义和团运动也好,一次次地都失败了。

  中国人是带着英、美、德、法、俄、日、意、奥八国联军自卫首都北京的民族耻辱进入二十世纪的。那时,展现在中华民族面前的是一片濒临毁灭的悲惨前景。中国群众在进行各种未能成功的反抗之后,又起来反动了。

  二十世纪中国最初的反动领导者,是新兴的民族资产阶层。随着本钱主义近代产业的初步生长,中国社会外部

暮气新的社会力气一一无产阶层和民族资产阶层也初步生长起来,从而引起阶层关连的新转变。但是,因为这时候候无产阶层还不意识到自己的汗青使命,因此它所参加的某些斗争,还处在民族资产阶层的影响之下。

  民族资产阶层得到初步生长并登上政治舞台后,中国反帝反封建的资产阶层民族民主反动有了新的气象。1905年,伟大的民主反动先行者孙中山策动成立同盟会,提出了实质上是以建立资产阶层民主共和国为目标的政治纲领,并起劲用反动手段来实现这个纲领。

  1911年10月,辛亥反动爆发。1912年元旦,中华民国宣告成立。辛亥反动推翻了清王朝,使统治中国几千年的封建民主制度就此结束,民主共和国的观念从此深入人心。辛亥反动开创了比较更完全意思上的近代民族民主反动,翻开了社会进步的闸门,促进了人们的思想解放,并为此后反动斗争的生长,特别是为后来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反动开辟了途径。从这个意思上说,辛亥反动取得的成功是伟大的。它是二十世纪中国群众在前进途径上所经历的第一次汗青性的伟大转变,孙中山因领导这场反动而成为二十世纪初期站在时期前线的伟大人物。

  但是,辛亥反动并不一个完整而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政治纲领,不构成
一个能够成功
地领导这场反动的顽强无力的反动政党。究其根本原因,是领导这场反动的中国民族资产阶层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具有很大的软弱性。它同帝国主义和封建权力有着千头万绪的联系,而同占中国人口最大多数的下层劳动群众重大脱离,并惧怕策动他们。如许,就使得资产阶层反动派不力气更不勇气把反帝反封建的反动斗争进行到底。

  辛亥反动以同旧的反动权力的让步而告终,反动的果实落到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军阀手里。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权力不受到削弱,封建权力仍然

依据在中国每个
角落盘根错节。中华民族面临的两大汗青义务一个也不解决,中国群众仍然

依据糊口在贫困
、落伍、分裂、动荡、混乱的魔难深渊中。从这个意思上说,辛亥反动又失败了。它的失败,给中国的进步前辈分子以深入的启发,使他们逐步觉悟到必需另外探访新的救国救民的途径。

1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annagonz.com